【从古城墙和木碑说起】追随塔城的记忆

  原题目:【从古城墙和木碑说起】追随塔城的记忆

  我们与这座城市夙夜早晚相处,

  但素日会疏忽一些修建、人、故事…

  这座城市有太多记忆,

  值得我们去寻觅。

  有的已永久消失,

  有的正成为城市新地标…

  关于塔城这座城市,

  你的记忆又是甚么呢?

  明天我们就从古城墙和木碑说起,

  追随塔城的记忆~

  古城墙和木碑

  一堆土,假设不夯成墙,它能够照样长着野草的地,或被水冲成了沙洲。

  假设酿成了墙,它便有了汗青,有了故事。

  在塔城市有中国境内地位最西北的老城墙,现在还有几段残留在边城的高楼战争房之间。这座城市连同城墙的汗青描述在一个木板上,它就是红楼博物馆收藏的《重建塔尔巴哈台绥靖城碑记》,木碑上楷体字遒劲有力,不知道出自哪位匠人之手,一笔一画写着城墙的前生当代。

  

  每次我看到这个刻着汗青的木碑都莫名地激动,和它放在一同的是苏式批示刀和俄式火枪。与那些器械比拟,这个刻着塔城汗青的木碑仿佛年老的老人,一道道裂纹仿佛皱纹,是岁月留下的刻痕,让这个木碑有讲不完的故事。

  塔城市在没有建绥靖城之前,只是一个驿站,“塔尔巴哈台”为蒙语,原为“塔儿八合”,即“旱獭”的意思。1278年(至元十五年),元朝将领伯颜奉命追击叛臣昔里吉,到塔尔巴哈台一带后,军粮不济,伯颜就敕令军士捕捉“塔儿八合”为食。据史乘记录,后来“积其皮至万辇,至京师以易缯帛,”此地定名为“塔儿八合”。1282年(至元十九年),元朝在这里设置驿站。清初,关外的驿站统称“台”,由此塔尔巴哈台就成了塔城的名字。

  现在的库鲁斯台草原和巴尔鲁克山还残余着像蒙古包一样土垒的圆穹修建,有专家说是现代墓顶,我倒认为像现代驿站,草原丝绸之路就沿着塔尔巴哈台山和巴尔鲁克山向中亚延长,这段汗青因为缺少史籍记录和相干文物印证显得苍白有力。

  

  而关于塔城市的汗青,在这个木碑上记得很清晰:“按汉书康居国,即今塔尔巴哈台地,自隶幅员后,建城于伯雅尔,设参赞大年夜臣以镇抚之。既以其地严寒,军平易近不胜其苦,经阿文成公奏请,改建于楚呼楚中央,命曰绥靖城。举牧兴屯,生聚教诲,平易近夷向化,蔚为西北重镇。”